查桑瑶

qq3342761425欢迎扩列

    闭上眼,我就离开了地面。我把宇宙别在领口,披上银河做的外衣。上升或是下降,我漫无目的地漂浮在宇宙里。但是我并不孤独。我听见了黑洞的声音,它在告诉我,走吧,去远方。

    睁开眼,我又回到了地面。我披上战袍,举起长矛,嗅着战火的气息一路向前。但是我并不害怕。我听见了号角的声音,它在告诉我,来吧,回归途。


2018/6/14-2018/11/6
从中考到暑假旅行到高一生活

某不务正业文手更新了拼贴
胶带:四季之彩

求约稿

ballball各位老板看看钱包空空荡荡的我好吗
我想要买六爻2
原创什么风格都写,你喜欢啥我给你写啥
同人:p家/盗笔/勇漫/一人/狐妖
价格:20r/1k字
我写的咋样看我主页就好
老板老板看看我,我的约稿在哪里
赚钱,我要赚钱,我要去买脆皮鸭

缇米


给一神仙的女鹅写的故事 这个神仙画画太好看了

=================================

    “恭喜缇米同学成为埃德兰森的优秀毕业生。”

    缇米向台下扫视了一圈,她上嘴唇的唇钉颤了一下,终究还是没张开嘴,对着校长鞠了一躬走下了台。

    “这个缇米很厉害吗?好像是个人类诶!”

    几个新生围在一起小声讨论着却马上又被高年级的学生制止。

    缇米抬了一下眼,她的睫毛其实很长,只不过没有完全睁开的时候和粉红色的瞳孔混在一起,反而给人一种看不真切的感觉。

    新生里也有一个黑发,就像那时候也是新生的自己一样。

 

    缇米从小胆子就不大,她的人生一直在重复躲避吸血鬼的动作,她也一直从不对自己能够成为血猎抱有希望,但是现在她想让自己变强。面对那份就在眼前的契约书,缇米的全身都在发抖,她也不清楚自己是因为激动还是太害怕了。

    “缇米,你又在害怕什么了?害怕未知吗?乖女孩,这些不用害怕,等到了那个时候你就会知道该怎么做了。”

    “奶奶……”缇米轻轻地叫了一声,在契约书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猎人协议

                  以人类之名缇米在此立下誓言

              猎人不能任何理由步入人类的任何战争战斗

猎人以生命起誓保护人类为了第一不伤害人类

猎人由猎人学院管理控制不隶属任何政府组织

                     猎人签名缇米   盖章处

 

    “好的缇米同学,恭喜你加入我们埃德兰森学校,下面我先给你介绍一下我们学校。由你所见,我们学校看起来并不华丽,事实上它就是很贫穷。因为血猎不归任何一个国家和政府管,没有人给我们发工资。来我们这上学呢,是需要在外面打兼职的,当然除了你们学生我们老师也需要,然后上交一部分给学校,作为大家的学习经费。这点你可以接受吗?”坐在缇米对面的是一位女老师,她的银发在脑后盘了一个髻,一撮打着卷儿从脸庞挂下来,她说这段话的时候,还笑了一声,那撮头发就在嘴边晃了一下,在空气中划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嗯。我明白。”缇米内心里疯狂骂人,都签了契约书了,都进入你们学校了,才通知这些,不是在整人嘛。她面上还是点了一下头。要她公然反抗老师,反抗学校,她不敢。

    “好的,既然你知道了我们学校的经济状况,那么就不会对我们学校的考试制度提出异议了吧。我们学校一个月一次小考,半年一次大考,每场考试都跟上一场进行比较,位于最后五十名并且没有进步的可是要被我们退学的。没办法,最近吸血鬼活动比较猖狂,来我们学校的人越来越多,总不能让一些人糟蹋金钱吧。”女老师说这话的时候扭动了一下手腕,无故让缇米看得一阵害怕。不过这老师是真的喜欢笑,缇米想,她总是笑着看向自己。

    “好了缇米,我是你的班主任,我叫玛琪,去和你的同学们见面吧。”玛琪轻轻拍了一下缇米的脑袋,带着缇米往教室走。

    “大家好,我叫缇米,我来自……”个头刚长过讲台的缇米在讲台上做自我介绍。

    “哟,小丫头,你不会是走后门进来的吧!”后排一个壮实的男生阴阳怪气地说,“我刚出生都比你长得高呢!你脸上还长雀斑,我妈说了这就是营养不良,你是不是打算来学怎么吃大蒜的?”

    后排的同学都跟着那个男生一块笑起来。

    缇米低了低头,如果她没记错这个男生刚刚自我介绍的名字是欧力文,他确实长得十分高大,她还从没在家那边见过长得这么高大的同龄人,难道说这个学校都是一些身强力壮的人吗?这一下把缇米鼓起来的勇气都消耗殆尽了。

    “同学们,我们来这个学校是友好相处共同学习的,不是来欺负同学的,下次再让我发现这种事情我一个都不放过哦。”玛琪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缇米的边上,她还是保持着笑容,却让整个教室的温度都低了下去。缇米有点搞不清楚,这个老师到底是平易近人还是难以接近的呢?

 

    要是当时的自己也像这个新生一样开朗就好了。缇米眯了下眼睛,她的睫毛交错挡住了眼底的雾气,还好,粉红瞳的她就算红了眼睛也难以发现。

 

    “缇米,你不要以为老师管得了一切。”那天上完课,缇米就被那几个起哄的男生堵在了楼梯口,为首的正是欧力文,他的袖口露出手枪的枪口,正对着缇米,“你最好小心点,不要什么事都去跟老师说。”

    她用指甲拼命掐着自己冒出冷汗的手心不让自己害怕得发抖,欧力文挡在她的身前,她什么也看不到,直到她点头后欧力文走开,她看到班里的其他女生都在角落围观,却没有一个人帮她。

    缇米一个人回了宿舍,一个人躺在床上,没有人和她讲话。也好,她也不想和那些人讲话。

 

    缇米现在依然能很清晰地回想起来,那是她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氛围,明明身边有很多很多人,她却依然觉得很寂寞很寂寞。

    明明以前不是这样子,以前……

    缇米想起了以前,这个时间距离说长长不到要用很久来修饰,说短却又短不到日历往前翻几页就是,只有那一幕幕情景依然历历在目。

    缇米是跟着奶奶长大的,生的好看的女孩子和没有子女赡养的老人住在郊区,一开始那里还是有很多人居住的,也有很多和缇米年级相仿的女孩子。

    不过缇米不是喜欢玩闹的性格,她最喜欢的就是奶奶躺在壁炉边的躺椅上,噼啪作响的火花和着奶奶摇着躺椅的嘎吱声,奶奶讲的故事落在盖在腿上的毛毯里,缇米听着听着就会趴到奶奶的腿上,连鼻子里都是故事的香味,而奶奶总会等缇米睡着了再把缇米抱到她的床上。

    后来缇米长大了,再也不是那个梳着羊角辫就能乱跑的小女孩,而她们那一片居住的人也越来越少。

    奶奶对缇米说,这是因为吸血鬼活动越来越猖狂了,大家都害怕吸血鬼。

    缇米也害怕,可是奶奶老了,缇米还小,她们能搬到哪儿去住呢?

    奶奶不再在壁炉边讲故事,她整夜抱着缇米睡觉,有的时候带着缇米躲进地下室,期盼着吸血鬼不会找到这个地方。不管缇米多大的恐惧都在奶奶热烘烘的怀抱里消散了。

    可是有一天,吸血鬼还是找到了。奶奶可真傻,她把缇米藏在了柜子里,缇米的眼睛透过柜门缝,看着吸血鬼是怎么咬上奶奶的脖颈,奶奶又是怎么不去看柜子的方向,最后奶奶只剩下灰白的头发和同样灰白的眼睛。缇米控制不住地害怕,柜门随着她身体的颤动也开始轻轻抖动。吸血鬼又怎么不会发现,其实他一早就知道这屋子里有两个人。不知道为什么他只是透过柜门缝打量了一下缇米转身离开,缇米却觉得吸血鬼的目光就已经把她全身的血液吸干。

 

    缇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奶奶,我现在变厉害了,我杀了好多吸血鬼,我给你报仇了。

    她好像看见奶奶又坐在壁炉边,壁炉里的火在往上蹿,她趴在奶奶的膝头,听奶奶讲永远讲不完的故事。

 

    谁也不知道,那个入学就被欺负的小女孩做了什么巨大的努力才成为优秀毕业生。

    意外地,这个瘦弱的小女孩在拳击方面有着极突出的天赋,尽管一开始连所有老师都不相信她能练拳击,直到她在格斗课上把欧文干翻在地。大个子躺在地上彻底没力气起来,身上疼得连大口呼吸都要狠狠抽几口气,第二天当着全班的面给她道歉,缇米入学以来的心情才有点上扬。

    可是她发现大家有点怕她。

    之前没有帮过她的女生看她的眼神不再是漠然的而是害怕的,和缇米对视之后就快速地移开,就好像是害怕哪天自己成为下一个欧文。缇米刚开始也有点不高兴,她从没交过朋友也不会交朋友,她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融入这个集体,不过后来随着缇米逐渐适应学校生活,高难度的课程和想成为优秀血猎的心让她遗忘了交朋友的想法。

    这样也不错,在刚结束的大考里取得前十成绩的缇米这么想着。玛琪老师说大考完她会有一天的自由活动时间,缇米去染了个头发,紫色和绿色让她显得更加拒人以千里之外,可是她很喜欢。

    听说有几个女生被退学了,欧文堪堪压着最后一个留下的名额继续在学校作妖,而缇米能去接单了。

    缇米第一次扣下扳机的时候还在难以置信自己真的做到了,她躲在草丛里尽管她知道躲不过,看着那个吸血鬼一点一点走进她的射程,“嘭”,一切都结束了,不会再有其他人躺在地上了。

    缇米给自己买了个唇钉,来纪念第一次射杀吸血鬼,尽管后来她又有了很多的唇钉,她还是最爱这两颗珍珠。

 

    缇米摸了摸自己的嘴唇,走出了学校大门,和那天进入不同。

    她很高兴,因为她是缇米。



神仙终于出小料了,开心

闵戚是MINQI啊~:

这是一条正经的印调 http://t.cn/RDYqgkZ

明信片/书签
(书签里的字是 @山水一逢 瓜瓜太太帮我写的!真的是太棒辽!!!) 

可以选择全部白劳斯的也可以全部居老师的,或者白居老师都有的(下图选了几张,详细的在问卷里)~

求扩啦啦啦~

(大家做好心理准备,需要qq登陆OTZ,编辑完才发现有这种强制要求(╯‵□′)╯︵┻━┻)

舟渡向同人曲《余生》


#填词
费渡生贺《余生》
原曲《酩酊语 其三 棠红棣雪》
踏破深渊踩虚空
撕碎伤疤笑意也冰冷
逢场客 寻不到我的归处
黑夜落雪 未见光明
你一步一步 驱走阴霾
沉厚送我温热胸膛
花瓶里花枯萎
留声机还在唱
埋葬了谁童年
又是谁在优雅
伺机而动寻找猎物
谁是下一个
还好你出现了 血溅迷雾
拨云见日你陪我一程
还好你抓紧了 深渊边缘
孤独又疼痛
还好你留下了 时光底层
消散殆尽赊我余生漫漫
抱歉未经允许
擅自非常爱你
踏破深渊踩虚空
撕碎伤疤笑意也冰冷
逢场客 寻不到我的归处
黑夜落雪 未见光明
你一步一步 驱走阴霾
沉厚送我温热胸膛
花瓶里花枯萎
留声机还在唱
埋葬了谁童年
又是谁在优雅
伺机而动寻找猎物
谁是下一个
还好你出现了 血溅迷雾
拨云见日你陪我一程
还好你抓紧了 深渊边缘
孤独又疼痛
还好你留下了 时光底层
消散殆尽赊我余生漫漫
抱歉未经允许
擅自非常爱你
人世纷扰人情薄
炽热真心双手捧
闹市浮华
寻一寸长相守
花瓶里花枯萎
留声机还在唱
埋葬了谁童年
又是谁在优雅
伺机而动寻找猎物
谁是下一个
还好你出现了 血溅迷雾
拨云见日你陪我一程
还好你抓紧了 深渊边缘
孤独又疼痛
还好你留下了 时光底层
消散殆尽赊我余生漫漫
抱歉未经允许
擅自非常爱你

【巍澜】前世是虾

#文手30天挑战DAY3 大侠和这只虾再加上那份情书的故事

写完一看 大侠在哪

写完特别想重写一篇,想想还是算了,我居然把这个30天挑战写成了一个连载

情书的故事

大侠和虾的故事

=============

     龙城大学的上课铃已经响过了十分钟,沈巍才走进了教室。

    “破天荒,沈老师迟到了。”

    “你小声点,沈老师又不是那种随意迟到的人。”

    “就是,别说的好像在怪沈老师一样,说不定他家里有急事呢。”

    同学们的窃窃私语都被沈巍听进了耳朵里,沈巍扶了一下眼镜,冲着下面的同学抱歉一笑。惹得前排的几位女同学都低头不敢看他。

    “不好意思,昨天晚上我身体有点不舒服,今天早上起迟了。”

    “沈老师,那你现在身体好点了吗?”班长看一堆沈老师脑残粉都脸红低头指望不上,关心了一下沈巍。

    “好多了,谢谢关心,那我们今天就来上……”沈巍对那位男生点了一下头,转身在黑板上写起了板书。

    ……

    “诶你知道吗?我不是没住寝室嘛,早上过来上课的时候,看到路口有一个算命的瞎子,长得还挺帅的,一会儿去看看?”

    沈巍说了句“下课”还在收拾东西,就听到两个路过他的女生在说话。

    沈巍笑了笑,想着现在的小女生啊,一个两个的讲话都这么直白。

    沈巍对于算命的一向没有什么好感,人的生死死那得看生死簿,人的因缘那得问月老。黄泉路上一碗孟婆汤下肚,就算算出了什么前世那也不过是给今生凭贴一份无端的纷扰。

    沈巍对这算命的没好感,这算命的可对沈巍好感大着呢。

    沈巍提着教案着急去特调处看看赵云澜吃没吃午饭,那个算命的就叫住了他。

    “哟,前面这位帅哥止步!”

    围着那算命的小姑娘开始骚动,“哇这个好像真有本事,他一个瞎子咋能看到沈老师从前面走过去啊。”

    之所以知道帅哥指的是他,除了那群小姑娘的讲话声实在太大,还是因为这算命的声音不管轮回几世沈巍都能清清楚楚地认出来。

    “你跑这儿做什么,赵……”沈巍皱着眉头,想拉赵云澜回家。

    “对对对,我就是江湖人称的鬼见愁赵半仙!我今天算命不花钱!”赵云澜一把抓住沈巍的手,指了指他边上那块破布,打断了他的话。

    又顺势在沈巍的手心里摸了摸,赵云澜那哪是算命的摸法,他偏偏在沈巍手心最软的那块肉上一点一点用指尖滑,滑得沈巍的耳朵悄悄地红了起来,他才心满意足地松开,摇了摇自己的破扇子,开口说:“沈巍,龙城大学教授,相貌堂堂、事业成功,但是家庭并不美满,在三十二岁前孤独一人,然后会遇见你的姻缘。”

    沈巍听着好笑,原来赵云澜叫住自己是想让自己做个托,他就这样装瞎骗那些小女孩?顺势接了句:“哦?那在哪呢?”

    赵云澜佯装四下一看,挑了挑眉,神神叨叨地说:“这个嘛,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沈巍往四周一看,小姑娘们又红着脸躲开。沈巍摇了摇头,赵云澜这人,看起来像是在逗小姑娘,就算用墨镜遮了大半张脸还是把那副“是我是我就是我”的表情明晃晃地挂在了脸上,也就那些涉世未深的小姑娘看不出来吧。

    “那谢谢赵半仙吉言了”,沈巍铁了心思要把赵云澜带回家,想了想索性问了个赵云澜答不出的问题,“那请赵半仙再说说,我的前世是什么?”

    这任何人的前世赵云澜都可以瞎编,沈巍的他没办法编,一是沈巍根本没有前世,他一直都是他,二是一想到要造谣的斩魂使的前世,赵云澜的老腰就开始抗议。

    “额……这个”赵云澜的扇子越要越快,他也没想到该怎么说才好。

     沈巍笑了一下,正要对那些小姑娘说这人是个江湖骗子,赵云澜一合扇子说:“你的前世是一只虾。”

    沈巍猛地一惊。这是他昨天梦见的内容。他从不做梦,昨天莫名地做了一个梦,而且直接导致他今早没能在以往的时间醒来。他第一反应是赵云澜在瞎说,可是赵云澜满脸正经的样子让他又有点担心赵云澜和他做了同一个梦。

    这个梦幼稚得让沈巍难以启齿,好在那些小姑娘一看这赵半仙开始瞎扯淡就纷纷散了回家吃饭。

    “赵云澜,你瞎说的?”沈巍一把摘掉赵云澜的墨镜。

    “没有啊,”赵云澜耸了耸肩膀,“我昨天晚上莫名其妙就梦见的。斩魂使大人,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莫名怀疑我们人类的想象力!我的梦可丰富了。”

    “赵云澜,你就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吗?”沈巍皱眉。

    “我知道我梦见你成为一只虾很奇怪,但是我就是做了这个梦,有什么办法啊。”赵云澜满脸无辜,戳了戳沈巍皱起来的眉头。

“因为我也梦见了。”沈巍说。

    赵云澜说:“那你也别觉得是坏事啊,指不定这是你觉醒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所以你也可以开始做梦了。”

    沈巍摇了摇头,说:“赵云澜,你最近还有没有遇上什么奇怪的事?”

    “有啊”赵云澜说,“前几天我给你写情书这事不就挺奇怪的吗?哈,你看着我像是那种会拿起笔给人长篇大论一通的人吗?”

    

    “沈巍叹了口气,他总觉得,龙城又要不太平了。”


不知道我写原创有没有人看
已经更了7章了 不出意外以后日更
在jj 《我才是那个神经病吧》作者id查桑瑶
搞笑文 绝对甜 he

【巍澜】大侠遇上虾

    #沙雕文手挑战Day2大虾和一只虾的故事
    大概成功了吧 写虐文是我的错 but这文有后续是甜的  什么时候更我就不知道了
    点关注不迷路老铁双击666


……………………………………………………………………
    传说山上有条河,河里有只大虾。不过传说终究是传说,却是何人都没见过那条河,何人都没见过那只虾。

    大虾在河里寂寞地游泳,他能看到阳光射进水里穿透他呼出的气泡折射出的七彩光,他能听到河水奔流不停却被他身体阻碍发出的抗议声。可是,他还是很寂寞。

    俗话说得好,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大虾成为大虾,是因为他把这条河里能吃的生物都吃了个七七八八,把他不喜欢的生物都赶了个干干净净。

    这天,大虾在河里吃他所剩无几的食物,突然听到了一个他从未听到过的声音。

    “果真能寻着这条河,让我来看看河里有没有那只大虾。”

    大虾一惊,直觉让他意识到有危险来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也顾不上什么食物了,只能根据往常经验把自己拼命往水下沉。

    连绵不断的气泡在向上冒,大虾自己也不知道这条河有多深,他只能一个劲猛扎下去。

    “哦豁,真有虾?”

    大虾感觉到他吐出的气泡被一个一个连续戳破,他冰冷的躯壳上第一次感受到了炙热的温度,不像阳光那般不真实,倒像是河水解冻的第一声脆响。这让他忽略了自己如今正处于危险之中的处境,转而开始饶有兴趣地打量起了眼前这个人。

    只见岸上半蹲着一个人,曳地的长发一袭简而又简的青色长衫,正双眼含笑地注视着他。

    “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不过寻到你是今年武林大赛的最后试题。”

    你们武林大赛的试题也真够无聊的。大虾想。

    穿青色长衫的大侠松了抱住大虾的手,一下一下捻着大虾的触须玩,不时望向身后。

    大虾一直停在原处,他的眼里只有宽大的青色袖子一下一下划过面前的河水。

    大侠的衣服得湿了。大虾想。

    大侠就这么玩玩大虾看看身后一直看到日落西山,整个山间仿佛只有大侠身上还散发着热量。这是大虾第一次在天后之后继续感受到温暖,他忍不住向大侠凑近了一点。

    大侠却松了手,拨拉了一下河水,把他往远处推去。

    “好了大虾,来找你的路可不容易,我等了一天都没有人跟上来,现在我得回去看看他们是不是还安全。”

    青衫大侠站起了身,漫不经心地说,好像不管天大的困难在他这儿都不叫什么事。

    “不过呢,为了保证我把大家都找到我还是今年武林大赛的第一,我们俩得做个约定。你看,你长这么大肯定活了挺久的,肯定会有点灵性,我现在给你取个名字,一会儿其他人找你你千万别冒头,我叫你名字你就毛出头,明白吗?”

    大虾很想说他长这么大真没有活很久,而且他压根不想成为他们比赛的十一,可是他说不出话,只能一个劲地冒泡泡。大侠就默认他同意了。

    “我来时的路上看到这世间山海相接,巍巍高峰绵亘不绝,不如你叫沈巍好了。”

    沈巍没有告诉大侠虾是不需要名字的,他只是在心里一遍又一遍默念着这个名字。

    “哦对了,我叫赵云澜,一会儿见。”

    赵云澜挥了挥手,沈巍眼底的青色一点一点消失了。

    沈巍一直在等,从天黑等到天亮,从隆冬等到酷暑,等到他只记得沈巍和赵云澜这两个名字了。

    这一会儿却永远没有到来。

    传说山上有条河,河里有只大虾。传说还说这只大虾是有名字的,叫沈巍。名字是谁给取的?血肉嵌进泥沙,白骨埋了山间,那个名字也只有沈巍知道了。